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

搜索

鱼山路和鱼山路上的名人(之三)

[复制链接]
猪肉肉 发表于 2021-2-24 14:0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猪肉肉
2021-2-24 14:08:27 137 0 看全部
鱼山路中、西段示意图


鱼山路在5号海大校门(附近原住民都称之为“一校门”)前,像“Y”一样分出一条岔路,鱼山路的单号几乎都在这条岔路上。岔路就像一棵树的支干,支干上又斜出一条分枝。这分枝是一条能转出去的“活”胡同,车少人稀,空寂神秘,马牙石铺路,路两边是一栋栋精美别墅。7号就在这条胡同的路口。



7号门外不知为什么挂了两块“吕美荪故居”的牌子?都是市政府立的,一块是2014年灰白大理石,一块是2019年黑色大理石。这里也是青岛旅游景点之一,各攻略介绍“外观全天开放”,因为院里都是民居,不能进屋里。


吕美荪(1881-1945)不像那些在青岛如同流星般一闪而过的名人,她在7号住了十五年,最终病逝于此。1930年她领着儿子来到青岛,儿子吕德曾任青岛上海银行经理。儿子为何随母姓,她的丈夫是何人,没见有人提过。
吕美荪出身安徽旌德一个名门望族,书香门第,家有藏书三万卷,从小受到良好教育。历任天津北洋女子公学监督,奉天女子师范学堂总教习,女子美术学校、安徽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校长。她是民国时期著名诗人,一生作诗千余篇,是近代现存诗作最多的女诗人。

吕美荪墨迹

她来青岛后,自题斋名“寒碧山庄”,又因青岛古属齐国,自号“齐州女布衣”。在青岛期间,“出与公卿接席,入有书史为欢”,与赵尔巽(总督)、吕海寰(清末外交官)、劳乃宣(尚书)、刘廷琛(学部侍郎兼京师大学堂总监)、吴郁生(邮传部尚书、军机大臣)、黄曾源(监察御史)、于元芳(山东教育厅长)、张公制(山东议会议长)、黄孝纾(大学教授)等岛城名流频繁来往,“谈笑皆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。



几乎所有写鱼山路的文章都要介绍7号吕美荪,而我在鱼山路上的同学却几乎都不知道这位“寒碧山庄”庄主,他们只知道“7号是曹家的”。也难怪,因为48年曹家从吕家买下了这栋楼。曹家是个大家庭,孩子不少,我知道其中一个,是文登路小学高我一届的学姐,当年的“三道杠”,高中毕业后曾下乡海阳。文小六十年校庆典礼上,我们老校友合唱她是领唱,将近七十岁的人了,仍引吭高歌,活力四射。
我的小学同位郭琪宜在9号住过。那时小学生之间还很封建,课桌中间都用小刀划一条“分界线”,谁也不能过线。郭琪宜老实腼腆,话很少。几十年过去了,再见面她仍然老实腼腆,话很少。她初中考上二中,初中毕业后考入山东化工学院中专部,后分配到橡胶六厂,没挪地方,在那里退了休。


  
解放初期,山大招聘了许多专家学者,但学校没有宿舍,于是就租赁了周围别墅公寓给他们住,所以海大周围许多院里都有教授居住。


赫崇本就住在9号甲的这样一栋别墅中。赫崇本(1908-1985)满族,193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,曾在清华大学、西南联大任教。1948年获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。52年山大院系调整,他担任新建的海洋系系主任。59年山大西迁,他参加了山东海洋学院的筹建,先后担任教务长、副院长,物理海洋研究所所长等职务。
11号也有山大为教工们租的房子,海洋学院副书记、副院长高云昌就在那里住过。高云昌(1923-1989),山东平度人。38年参加革命,40年加入共产党。历任平度县政府教育科员,华东大学干部科支部书记,山东大学人事科科长,党委组织部部长,党委副书记,山东海洋学院党委副书记、副院长。他参加革命工作50余年,主要从事党务和行政管理工作,是山东海洋学院的主要创建者之一。


  

那天在19号门口,看到院子里的楼房比较新,便问一位拉着小车正准备进院的女士:“这座楼不是解放前的老楼吧?”她回答:“不是,解放后盖的。”她看了我一眼,问:“你要写东西?”我说:“是”,她又问:“最近网上有篇《鱼山路》是不是你写的?”我一喜(她还知道这篇文章),回答道:“是”,她说:“1号你落了一个人,我同事的父亲,杨震,北舰副司令员,当年第一次率潜艇横过太平洋,有一艘差点出事,他安全带回来,还立了功。”我回家上网没查到杨震,也没法找她再落实,有些遗憾。但一位普通居民,关心所住路上的人和事,并乐意讲给别人听,这就是街区历史、我们这座城市历史能够得以传承的基础。为此,我又感到欣慰。


青岛广播电台首任台长、老革命林明曾在19号甲住过。林明(1923-2016) 山东文登人。1935年参加革命,解放后,先后担任青岛人民广播电台台长兼总编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组组长,青岛市文化局副局长,市委宣传部副部长,市文联副主席,市社科所副所长等职。57年被错划成右派,68年被关进看守所,妻儿被从19号赶至金口三路一间地下室,谪居近十年。80年才彻底平反,83年离休。



  25号和27号是一座楼,文革期间,中间垒了一道墙成了两个院子。这座楼曾经是上海银行青岛分行经理黄元吉的私宅。黄元吉(1897-1969)毕业于武昌文华大学,1918年官费留学美国耶鲁大学经济系,获硕士学位。25年回国,先后在北京师范大学、朝阳大学任教。28年去上海,历任上海银行支行主任、副襄理、经理等职。47年到青岛,任上海银行青岛分行经理。

49年黄元吉任青岛市工商联筹委会主任,在第一、二届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主委。50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,筹建民建青岛地方组织,并担任民建青岛市第一届委员会主委。他曾担任山东省工商联副主委、中华全国工商联执行委员、民建山东省第一届副主委。曾当选为青岛市第一二届人大代表、省第一届人大代表、第一届省政协常委、青岛市人民委员会第一、二届委员。



25号墙外有一个公交车站,跑214、220、411线。这是鱼山路上唯一一个公交车站,给附近居民出行带来了方便。




解放前,岛城名医唐希尧曾在29、31号开办过诊所。唐希尧诊所究竟在哪个院?写鱼山路的文章中有许多不同的说法。我的朋友孙基亮老师咨询了唐希尧的儿子唐宝珏,终于得以落实,原来29号是门诊,31号是住院病房,诊所占用了两座楼。


唐希尧(1904-1995)结核病学专家,河北河间人。1929年获医学博士学位。曾任青岛市结核病院副院长、青岛市卫生局副局长,民盟青岛市第四、五、六届常委。他长期从事结核病防治研究,1947年在青岛筹建了青岛市防痨协会,解放前夕协会停止工作。86年在他和其他结核病老专家的积极策划下,经市科协批准复会,为推动青岛市结核病防治工作起了积极作用。



我的小学同班同学翟启华住在29号。她小时候高高的个子,圆圆的脸,一双大大的眼睛,两条长长的辫子,被班上男同学评为“班花”。她那时是大队委员,至今大家还亲切地叫她“翟头”。她也确实有“大姐大”风范,在同学中很有威信,每次聚会她都是组织者之一。翟启华初二时被山东省射箭队选中,训练了一段时间,教练很看好她,可最终还是因出身没能去成,教练很遗憾。中学毕业后她被派出所挑去帮忙整理档案,可她死了心要去青海建设兵团,不顾所长的一再挽留,毅然去“劳动后备讲习所”海带养殖场干了几个月临时工(因为要去兵团这是必须的程序),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西去青海的列车。在青海被戈壁风沙、祁连雨雪磨砺了十八年又回到了青岛,从青岛氧气厂退休。退休后的翟启华夫妇经常与兵团战友们一起游览祖国大好河山,享受晚年幸福生活。
我的另一个同学吴复华也住在这个院,她初中毕业后也去了青海建设兵团。小时候的她是个小胖子,几十年后再见到她,完全变了样,几乎认不出来了,是十五年青海兵团的艰苦磨练让她“苗条”的吧?她回青后就业于青岛纺织品批发站,与我妹妹一个单位,我经常从妹妹那里打听她的消息。
29号还住过一位二中的老师吕存端,她本来教高中语文,后来到教导处当副主任。文革前调到七中,她的这次调动躲过一劫,否则在二中不知会被批斗成什么样。



33号实际是两个院,“梁实秋故居”在里面那个院。梁实秋(1903-1987)浙江杭县人。中国著名散文家、文学批评家、翻译家,国内研究莎士比亚权威。曾与鲁迅等左翼作家笔战不断,一生留下两千多万字的著作。代表作《莎士比亚全集》(译作)。1923年留学美国,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学位。回国后先后任教国立东南大学、青岛大学。49年去台湾,任台湾师范学院英语系教授。


梁实秋30年至34年住在33号,他不像其他教授单身一人来青岛,而是带着妻女在这里安下了一个温馨的家,所以他对青岛有很深的感情。在哈佛时,有许多后来著名的中国学者如潘光旦、闻一多、冰心、梁思成、林徽因、赵太侔都与他同学。在青岛,他的热情好客也吸引着诸多同事经常来他家小聚。
我的小学同学余明德在33号住过,他初中考入十二中,毕业后便与大家失去了联系。



与大家失去联系的还有住在35号的李建华,他的父亲好像是市委的一个领导,大约三四年级转学去了外校。
  
海大门口的岔路与主路夹出一块三角地,鱼山路门牌复杂也体现在这块三角地上。本来门牌是自东向西排,可三角地上的20号、22号、24号却是从西往东排。



  主路上14号甲下面应该是16号,我却怎么也找不到,原来它藏在一百米开外的三角地背面岔路上。薛晨钟的《青岛影像老建筑》中说16号是朱子豪的私宅,从网上没查到朱子豪的信息。而应该在它旁边的18号,我打听了好几个周围邻居,愣是没人知道。



  20号的“前世”没打听到,“今生”却有些名气。临街有个网上可查的“2019青岛必吃餐厅”“华春餐馆”,开了好几年了,门面不大,生意好像不错,网上都是好评,可以叫“准网红店”了。那天我看到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慕名而来,站在关门的店门口,翻看着手机,惆怅了半天。



22号是一栋两层楼别墅,院子里曾种着梨树、丁香、冬青和一排修竹。水泥砌的花池中有牡丹、月季,花池前面有石头圆桌和四个石凳。别墅一楼、二楼分别由孙姓、邵姓人家购买。1953年我的小学同学汪漪家搬入租住。
汪漪初中也在二中,毕业后考入橡胶中专、山东化工学院,分配在橡胶六厂,后调入省外贸医药保健品公司,任中级统计师,直至退休。


汪漪的哥哥汪稼华是岛城著名的水墨山水画大师,中国美协会员,中国笔墨研究院副院长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他7岁学画,15岁临书、治印,19岁参加青岛市美展,24岁获济南军区优秀作品奖。“十年画高山,十年画大海”后,他又走出国门,成为我国第一位远赴南极创作的国画家。他多次在中国大陆、台湾、香港、日本、美国举办画展,67岁还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第十七次个人画展。如今,他仍活跃在国内外画坛,笔耕不辍,佳作不断。诗,书。画,印,四位一体,是汪稼华追求的中国画理念。


汪漪的弟弟汪家明,比哥哥更“出名”,却没有哥哥在岛城“有名”。他二中毕业,72年入伍,78年考入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,84年到山东画报社工作,后任杂志社总编,策划了《运河风云录》、《青岛老房子的故事》、《图片中国百年史》等,影响广泛。2002年调北京三联书店任副总经理、副总编,策划出版了多种高档次书籍。2011年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党委书记、社长。历任中国出版社协会常务理事,美术出版委员会主任,中国编辑学会专业委员会主任,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,连环画筹备委员会主任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是我国现代优秀出版家。



24号在海大门前分出的岔路口上,从筑基到外墙一色的花岗岩,远远看去像一座城堡。据说这座楼的房主是万福林糕点厂的王老板,不知为什么这些年一直空着没人住。院子里修竹茂密,爬墙虎遮窗蔽门,阴森神秘,被邻居们称为“鬼屋”。
海大生物系邹源琳教授曾住在这个院二楼。邹源琳(1908-1974)祖籍江苏无锡,1934年中央大学生物系毕业,与世界著名海洋生态学家、水产学家朱树屏,植物学家、留美博士单人骅同班,师从中国生物界先驱秉志、胡先驌、蔡堡先生,他们班只有8人毕业。他是留美硕士,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他继童第周、曾成奎之后来到山大,是山大化学系元老。


网上有一篇盛赞邹源琳翻译英国博物馆鱼类部门主任诺门所著《鱼类史》的文章,可以看出他的英文、中文和专业水准之高。作者说“这本书的翻译震撼了我”,“他居然在多处补充了原作者阐述表达不清楚的地方,简直就是一个英国本土的文字编辑”。“他对自己的专业异常博学,充满自信。这样的人,才算得上承前启后的一代学人。” 可惜天妒英才,邹源琳66岁就去世了。
邹源琳长女邹乐敏,北京农业大学高材生,著名果树选育专家,山西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研究员。她美丽端庄,才貌出众,大学时代曾在中山路天真照相馆拍过一张大辫子青春照,被照相馆选中,大尺寸特写摆在中山路临街橱窗最显著位置,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,后在邹家要求下撤出橱窗。



三角地的顶端有一处小小的街心公园,高大的松树下有几条长椅供人们休憩,白天经常有老人在活动。2018年,为迎接上合峰会,有关部门决定在小公园内盖一处豪华公厕,遭到周边居民的强烈反对。公厕围墙垒了拆,拆了垒,几个回合下来,公厕还是盖了起来。



26号在“主路”上,与14号甲隔着一个院(金口三路17号)和一个路口(金口三路)。德式建筑,两层,有地下室(大跃进时期,办事处曾在地下室办过公共食堂),门口有汽车房(现在是个小菜摊),后院有储物间。前院不大,有一棵高大的银杏树,夏天树冠几乎遮满整个院。后院大些,盖了一排平房,我的初中同学孙大飞就住在平房里。
孙大飞的父亲孙正华解放前在一家贸易公司当账房,上世纪四十年代,花一百多大洋买下了这座楼的一楼,二楼是老板杨德华买下。杨没住,解放前去了台湾,房子交给亲戚代管。孙家孩子多,孙父便把楼房租出去,自己家搬到后院住,准备孩子大了再收回来。没想到58年社会主义改造,楼房被房产局租给了山东大学。
孙大飞的大哥孙大鹏50年考入山东大学土木工程系,团支书。51年响应号召,义无反顾地投笔从戎,抗美援朝。参军后,因土木工程专业被分配到海军后勤部营房部。58年反右后期,领导谈话希望他积极参加运动,于是提了点儿意见,被打成右派。78年平反恢复军籍,转业到青岛市重工局,直至退休。

孙大举(中)

二哥孙大举是二中学生会主席,55年被学校推荐留苏,但因抗战时期舅舅参加国军政审没通过,错过了高考,被保送到南京航空学院。毕业后分配到航空航天部所属的秦岭公司,从技术员、工程师,到副总工程师兼47所所长,教授级高工,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。
三哥孙大高也是二中毕业,56年考入清华无线电系,毕业后留校任教,教授。后调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学,也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待遇。
孙大飞初中是我们班班长,高中又考入二中。文革中,学校停课,苦闷彷徨中的他“投奔”二哥,去陕西兴平玻璃纤维总厂当了一名工人。84年考入陕西省工业企业干部管理学院带薪脱产学习了两年,从司炉工一步步干到总厂副厂长,高级经济师。

张之湘

山大医院骨科专家张之湘在26号住过。他历任山大医院、青岛医学院外科教研室主任、医院副院长、医学院副院长。曾任中华医学会山东分会理事、青岛市医学科学委员会常委等职,享受政府特殊津贴。文革前支援胜利油田调去东营。

梁福临

张之湘夫人梁福临曾任山大医院耳鼻喉科主治医师、青岛医学院耳鼻喉科教授、主任医师、教研室主任及科主任。著有《鼻硬结病》《支气管镜与食管镜的使用方法》等专著。历任卫生部耳鼻喉科学专业委员、山东省耳鼻喉科学会委员等职,享受政府特殊津贴。文革前随夫调去东营。



26号旁边有一条胡同,有人把它叫做“小金口三路”,因为金口三路有些院子的后门在这条胡同里。其实它是鱼山路的又一条分枝,鱼山路30、32、34号就在这条分枝上。这几个院都是文革后利用金口一路二中小操场边的一块空地盖的,30、32号是造船厂宿舍,34号是远洋公司宿舍。


  
过了小胡同,就是大名鼎鼎的“山大第一公舍”-鱼山路36号了,一个岛城唯一挂了四位名人铭牌的院落。这里学者云集,名家荟萃,光这个院的故事就能写一本书。


36号最初是日本人建的东洋拓殖株式会社青岛支社高级职员的宿舍,45年日本投降后,这里曾暂住过美国兵。46年山大复校,校长赵太侔力争将它作为了教授宿舍。当时门牌是大学路3号,现在大学路上还有一座大铁门。


36号的四位挂牌名人童第周(1902-1979)浙江鄞县人。生物学家、教育家。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。1934年至1937年在青岛任国立山东大学生物系教授。
冯沅君(1900-1974)河南唐河人,陆侃如(1903-1978)江苏海门人。现代作家,教育家。1947年夫妇受聘国立山东大学任教,著有《中国诗史》等著作。
束星北

束星北(1907-1983),江苏江都人。理论物理学家、海洋物理学家和教育家。是我国早期从事量子力学、相对论研究的物理学家之一。

四位名人在各自领域的建树,各类文章多有介绍,已经广为人知,我就不多说了。我想讲几件坊间流传的逸闻趣事,从中也可以看出这些老知识分子的人格魅力。

陆侃如、冯沅君


陆侃如、冯沅君夫妇都曾任过山东大学副校长,但他们却始终过着清贫的生活。冯沅君与我国著名哲学家冯友兰、著名地质学家冯景兰为同胞兄妹。她是新中国第一位女性一级教授,却是三寸金莲,她穿皮鞋,里面要塞上棉花。所以她在尼龙袜问世好多年后,不知此为何物,也从未穿过。74年她病重住院时神志不清,将护士办公室误认作古典文学教研室,一走进去便大声讲课,一如往常。
陆侃如有一次身穿一件旧中山服,脚蹬一双破球鞋,到火车站接朋友。车上的乘客下光了,他也没接到,独自在站台上四处张望。车站执勤人员见他衣着邋遢,不修边幅,怀疑他有问题,带到派出所。陆侃如自称是山大教授,没人相信,直到打电话给学校落实,学校派车来接他,才把他放了。他与冯沅君没有子女,临终前将两人珍藏的全部书籍和三万元存款捐献给山东大学。学校以此为基金,设立了“冯沅君文学奖”,鼓励有成就的青年,献身祖国的文学事业。

从事海洋研究的束星北

束星北刚从浙大调入山大不久,参加了一次讲座,主讲人是从北京来的中国最著名热力学家王竹溪教授。硕大的阶梯教室座无虚席,王教授在台上滔滔不绝,边讲边在黑板上流利地书写一道道公式。50分钟后,主持人问他需不需要休息一下,他连声说:“不用,不用。”这时,从台下走上来一位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,他没同王教授打招呼,径直走到黑板前,一边在公式上打叉,一边说:“我必须纠正这些错误,王先生根本没搞懂热力学的本质。”不一会儿,满黑板漂亮的板书被涂改得面目全非。开始,教室里鸦雀无声,不久听众们便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起来,终于有人认出了他:“这是刚从浙大调来的‘束大炮’束星北!”主持人尴尬地请王教授下去坐一会,他拒绝了,站在那儿一言不发。主持人见参加讲座的华岗校长没有表示,也不做声了,任由束星北“表演”了40多分钟。据说,事后王教授回北京向自己的导师、中科院周培源院长哭诉了在青岛的遭遇,山大的领导也批评了束星北,可束星北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不纠正他的错误,会误人子弟,那是山大的耻辱!”领导说:“那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嘛”,束星北回答:“现场纠错就是最好的方式方法,我在国外留学,那里都是这样。”领导无言以对。

曾经授课的束星北

文革期间,北舰某部一台进口雷达出了故障,部队找到进口商,联系对方,开口索价100万美金才能过来维修。有人建议:“中国的‘雷达之父’束星北就在青岛医学院,让他来看看吧。”部队通过组织联系到他,到学校接他时,他正在刷厕所劳动改造。到了雷达站,听操作人员介绍完故障,他说:“拿图纸我看看。”看完,在复杂的图纸上划了一条线,对专业人员说:“打开这里看看”,专业人员在他的指点下打开设备一看,果然有问题。快速修理完毕,雷达立刻恢复正常运转。在场人员惊叹:“束老师一条线值100万美金!”他却喃喃自语:“那是知识的价值。”部队首长千恩万谢地把他送回学校,他默不作声地直接去了厕所,换上工作服,继续完成他每天的“任务”。



36号还住过许多没挂牌的名人。曾呈奎上世纪三十年代曾与童第周邻居。曾呈奎(1909-2005)福建厦门人。曾获美国密执安大学理学博士、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荣誉理学博士。中科院院士、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,海洋生物学家、藻类学家、中国海藻学奠基人。历任山东大学植物系主任、中科院海洋研究所所长、中国海洋湖沼学会理事长、国际藻类学会主席等。


曾呈奎50年加入民盟,历任青岛市主委、山东省副主委、民盟中央委员。59年起任全国政协委员,64年始历任第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届全国人大代表。82年始任省人大常委副主任,山东省侨联主席。


山东大学原校长吴福恒,中外著名教育家,为中国教育事业奋斗六十多年,桃李遍天下,盛誉满神州。我国第一位获得哈佛大学荣誉法学博士称号的学者,在美国文学研究和中外文化交流方面做出巨大贡献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他先后任山大文学院院长兼外语系主任、教务长时就住在36号。


丁西林(1893-1974)江苏泰兴人。剧作家、物理学家、社会活动家。1913年毕业于上海交通部工业专门学校(上海交大前身),14年入英国伯明翰大学攻读物理和数学。20年回国,历任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、国立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所长,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。解放后历任中国科协副主席、文化部副部长、对外友协副主任、北京图书馆馆长、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等职。他在36号客居应该是47年初辞去物理研究所所长,来青岛任山大教授期间。

方未艾与妻子王采南

另一位客居36号的名人方未艾(1906-2003)辽宁台安县人。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,作家,前甘肃省文联副主席。51年迁居青岛,在山东大学任外文系副主任、俄语教研室主任,兼任青岛市文联副主席。55年与华岗一起被错定为“胡风分子”,57年被判五年徒刑,关押到济南监狱,离开了青岛。
沈汉祥(1908-)江苏江阴人。1932年毕业于厦门集美水产学校,39年肄业于厦门大学生物系,44年赴美国波士顿渔业研究所研修渔业工程,获美国渔业工程师职称。解放后,先后任上海接受渔业善后物资管理处顾问、集美水产商船专科学校校长、厦门大学海洋系教授、山东大学水产系教授、系主任。他的名字被列入《中国现代海洋科学人物志》和《中国教授名录》。



青岛医学院院长沈福彭是岛城人民应该记住的知名专家。沈福彭(1908-1982)32年燕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,留学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医学院,39年获医学博士并留校任教。面对国内日益严重的抗日形势,他谢绝了师友的挽留,当年回国,受聘于云南大学医学院。46年应山东大学校长赵太侔之聘到青岛,任山大医学院教授,解剖科主任,成为山东大学医学院创始人之一。解放后华岗校长续聘。56年青岛医学院建院任解剖科主任、附属医院院长,57年当选为首届青岛市解剖学会理事长。53年加入民盟,任第一届民盟青岛市副主委,省委常委。57年错划右派,79年得以纠正,8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
沈福彭是青岛市首倡遗体捐献者,1980年,当他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,亲手写下《我的解剖重点》,清楚记载了自己一生的病史和各器官的病变,还具体交代了解剖和制作标本的方法。他在遗嘱中写道:“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做到鞠躬尽瘁,死后亦能死而不已。我已与家人商定,将遗体奉献给我亲手一点一滴创建起来的教研室...希望同志们能认真总结一下这具难得的、资料俱全的标本,从我这个多病的躯体上再获得一点资料,以供研究。如能做成标本,串成骨架,我便能在我所倾心的岗位上继续站岗了...”他实现了自己的遗愿,他是我国捐献遗体以骨架制成标本的第一人。在他的影响下,全家有四人捐献了遗体,他的子女也签订了遗体捐献登记表,成为了志愿者。他去世后,中共山东省委、省政府发出《关于向优秀共产党员、医学教授沈福彭同志学习的通知》。如今,他的骨架伫立在几十年前他亲手创建的青医解剖标本室内,供学生们瞻仰学习;他“死而不已”的精神,则永远铭刻在千百万人的心上!李政道博士为他题词“奉献后人,千年仰慕”。

沈福彭教授与束星北教授雕塑


应青岛红十字会邀请,李政道先生为,为沈福彭教授与束星北教授当年“奉献的约定”雕塑群所题。


沈福彭住36号时,因经常参加急救病人抢救,山大医院为36号传达室专设了一条专线。每当门卫老郑洪亮嗓音“沈院长,医院来电话!”响起,人们就会看到他夹着皮包匆匆离去的身影。他还是36号教授和家属们的“保健大夫”,不管谁家,大人孩子有病都会找他。他家的门24小时对病人敞开,有时一天家里竟然有三四十人轮番等待。有人请他,他也不厌其烦地随叫随到。
有一个沈福彭的小故事。刚解放时,上级分给市公安局一架莱卡照相机。公安局领导们看着精致的相机和天书般的德文说明书犯了愁。那时全青岛没有几个懂德文的,有人推荐了沈福彭。他是懂德文,但不懂相机专用术语,于是就出现了把快门翻成“会闪动的小窗户”这种笑话,可毕竟相机可以用了,公安局领导对他感激不尽。

沈福彭全家福

沈福彭的儿子沈伯威是诸城知青中的“名人”。他下乡在诸城最苦的山区桃林阿洛子村,回青就业于青医。前几年诸城知青编写了一本大型纪念册《留在诸城的足迹》,他是编委之一。他积极组稿、编排、联系出版印刷、负责发行,受到大家称赞,自然而然成为诸城知青中的“核心人物”之一。如今每次大型聚会,他都是热心的组织者。08年奥帆赛期间,他是赛会志愿者,因诸城拖拉机机修站副站长的资历,被选为场内电瓶车驾驶员。他的热情服务,得到观众的称赞好评,被评为优秀志愿者,残奥帆赛又立功受奖。



  鱼山路最后一个院落37号,老青岛人都叫它“万字会”(因“卍”字读“万”音)。从世界红卍字会青岛分会会址到青岛市图书馆、青岛市博物馆,再到今天的青岛市美术馆,八十年星转斗移,风雨变迁,不变的是它精美厚重的建筑,是它历史文化的价值,是它在岛城人民心中的地位。



“世界红卍字会青岛分会”并不是世界性卫生组织,而是中国的一个宗教慈善组织,对外叫这个名字,对内则称“道院”。它信奉的是儒、佛、道、回、基督五教合一。1934年,该会在青岛成立分会,并在37号建造了具有伊斯兰风格的藏经楼,37年又在院里盖起了中国古代式建筑大殿、厢房、杏坛,40年大殿前又矗立起了一座罗马式建筑。解放后,该会在全国被解散。
当年我们在二中上学时,中午家远的同学经常带着午饭来这里边吃饭边看书。每逢考试,幽静的三进院子里到处是背书的学生。


37号的设计者之一刘铨法是我市著名建筑工程师,早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建筑医学专科学校(今同济大学前身)。毕业后任坊子煤矿采矿工程师,来青后任礼贤中学(今青岛九中)校长。他在青岛有许多建筑作品,如中山路64-66号原山左银行(现中国银行),大沽路35号青岛市物品证券交易所(现汇丰苑大酒店),伏龙路1号中华基督教会同道堂(现为民居),著名的花石楼标识牌介绍那也是他设计的。
2018年上合峰会在青岛召开,据说为迎接各国第一夫人参观,37号院内突击盖了两座“厢房”,施工者是来自北京有修建古建筑经验的队伍。当时院内拉的横幅特鼓舞人心:“拼上,盯上,靠上,豁上,全力以赴坚决完成任务”。不知是谁下达的任务?不知这两间不中不洋、不伦不类的建筑是否也是“历史优秀建筑”?不知刘诠法们看到会作何感想?我只知道现在两间厢房里空空如也,只有几张沙发茶几。
历史文化遗产需要一代一代人的保护传承,首先需要的是对历史文化的敬畏尊重。领导人头脑发热一拍脑袋做出的决定,很可能会愧对子孙,遗祸后代。这样的例子太多了。


  
鱼山路,一条底蕴厚重,绚丽多彩的人文走廊。这是一条东方与西方,自然与科学,历史与现实,将军与学者交相辉映的路,一条彰显着青岛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最精粹部分的路。这条路上,也留下了我童真的欢乐,美好的憧憬,无私的友谊,痛苦的烦恼。我对这条路始终心存敬畏,满怀感激,时常回味,念念不忘。


(本文插图为《王鹏—钢笔绘青岛》作者、中国钢笔画联盟理事、中国钢笔画艺术研究院理事、青岛钢笔画协会副会长王鹏先生现场写生,谨致谢)


李奕往期文章回顾:
鱼山路和鱼山路上的名人(一)
鱼山路和鱼山路上的名人(之二)
金口路和金口路上的同学(金口一路)
金口路和金口路上的同学(金口二路)
金口路和金口路上的同学(金口三路)
龙口路和龙口路上的邻居(上篇)
龙口路和龙口路上的邻居(下篇)

本文作者:李奕祚,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、青岛城市记忆头条号编辑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!

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

喜欢请关注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点我在看

帮我点赞~


免责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猪肉肉
高级会员给TA私信

查看:137 | 回复:0

青岛人社区-是青岛地区最好最专业的社区论坛,论坛旨在为喜欢热爱青岛的朋友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,论坛为纯公益性质,内容日益丰富,栏目健康,分类明确,实在是青岛人了解青岛的窗口!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
手机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联系电话:13375320369 地址:青岛市香港中路12号 邮箱:admin%qingdaoren.com ICP备案号: ( 鲁ICP备16021406号-2 )
Copyright © 2014-2018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